<rp id="jk9bb"><ruby id="jk9bb"><input id="jk9bb"></input></ruby></rp>

    1. <dd id="jk9bb"><track id="jk9bb"></track></dd>
    2. <rp id="jk9bb"><ruby id="jk9bb"><input id="jk9bb"></input></ruby></rp>

          <th id="jk9bb"><track id="jk9bb"></track></th><em id="jk9bb"></em>

            中文EN
            ???
            當前位置:首頁?>?詳情頁

            “新愚公”精神熠熠生輝——中鐵一局大瑞鐵路大柱山隧道施工紀實

            來源: 時間:2020年12月24日 瀏覽次數: 【字體: 打印

              隨著10月份完成隧道調平層施工,進入收尾作業,中鐵一局承建的大瑞鐵路大柱山隧道距離竣工的日子越來越近了。

              雖然最艱難的時刻早已度過,但12年間、4000多個擔驚受怕的日日夜夜,已經成為建設者們永遠難忘的經歷。

              十二年來,中鐵一局建設者們堅守大柱山,完成1座隧道施工,用“骨頭硬過石頭、志氣高過山峰,為人民筑路、用血性堅守”的擔當,讓當代“新愚公”精神熠熠生輝。

            2

            圖為中鐵一局大柱山隧道建設者在洞內進行泄水壓施工。

            骨頭硬過石頭

              2008年,大瑞鐵路大(理)保(山)段率先開工。這段135.64公里長的線路,共有21座隧道、34座橋梁,橋隧比達86.5%。其中,位于云南保山長約14.5公里的大柱山隧道,是一條讓500余名隧道專家看了都直搖頭的“地獄式”隧道——穿越6條斷裂帶,綜合了復雜斷層、突泥涌水、軟弱圍巖大變形、高地熱、巖爆等各類風險,是個“世界性難題”。

              由于地質條件惡劣,隧道工期從5年半一度調整為8年,又調整為13年。而來自中鐵一局四公司的幾十個大部分是二三十歲出頭的年輕人,也就扎根深山,一待十余年,奉獻了一代人的青春。

              這條隧道猶如“水簾洞”。涌水在隧道建設中很常見,但涌出量這么大,施工人員還是頭一次見到。高峰期,每天涌水量達到7.2萬立方米,每小時二三千立方米的涌水順著隧道而出,在瀾滄江一側的峭壁上形成瀑布,成為當地一大景觀。12年間,總涌水量約達3.1億立方米,僅抽水泵就用壞了140多臺。

              除了經常在“水簾洞”中“淋浴”,建設者們還經歷了“桑拿”考驗。不同于大柱山隧道進口方向的“冷淋”,在出口方向,施工人員處于濕蒸環境中,洞內最高溫度達到42度,5個小時一更換的冰磚上面成了工友們最好的也是唯一可以納涼休息的地方。一個掌子面每天需要冰塊12噸左右,工人工作3個小時左右就要換崗,不然根本堅持不下來。

              項目部副經理兼三分部經理、老黨員陳志強清晰地記得那段“水深火熱”的日子?!叭舜诶锩娑加幸环N窒息感,一般人撐半個小時就煩躁。我們經常待七八個小時,一人一天要喝20多升水?!?/p>

              高濕度、腐蝕性的空氣容易將衣服漚爛?!耙路愕锰炝??!?5歲的技術員雷騰一次性花了39.9元在網上買了5件短袖,“網上買便宜,壞了也不心疼?!?/p>

              涌出的水加上高溫形成了天然的桑拿浴,洞內濕度常年高達80%。工人每工作20分鐘就要休息15分鐘,人員嘔吐、暈倒的現象時有發生。進入高溫段施工后,隧道附近的鄉鎮診所就天天有工人去治療。

              其中,最“遭罪”的是噴漿班的幾個兄弟。噴漿料濺到身上,加上高溫濕氣,讓他們從肚臍眼兒到腳指頭的皮膚很多地方潰爛了,疼得晚上睡覺都不敢翻身,一天要抹兩三支藥膏。

              受高溫影響的,還有機械設備。測量儀器在洞里二三個小時后才能開始工作,損壞率比正常狀態下使用高幾十倍。20分鐘能測量完的任務往往需要一個多小時,甚至更長時間。挖掘機、運渣車只要在洞里停放一天,就開始生銹。出渣車跑不到一半就“開鍋”,休息20多分鐘才能繼續走。

              施工環境如此惡劣,嚇退了很多人。有一些農民工干不到一個工序循環,招呼不打就走了;有幾個卡車司機干了3天,工資也不要,說啥也不肯干了。后來招聘農民工時,當地人一聽大柱山隧道,就連忙擺手說:“不去、不去,太苦、太苦,那不是人干的活?!?/p>

              但一局的“將士”們卻堅持了下來,不畏“水深火熱”、迎面“險象環生”、忍受“漫長孤寂”,抱定“愚公移山”信念,12年來不懈鏖戰,誓要鑿穿大柱山?!笆^再硬,也硬不過骨頭。我們完成了別人眼中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今年4月28日8時36分,隧道貫通。那一刻,建設者們百感交集,熱淚順臉而下。

            1

            圖為隧道建設者在冰塊上略作休息。

            志氣高過山峰

              瀾滄江邊的霽虹橋摩崖石刻上,刻有“人力所通”四個大字,稱頌著勞動人民的志氣膽量和聰明才智。這也激勵著一局的勇士們“逢山開路”。

              “聽到別人說大瑞項目進展很慢,我心里就感到很委屈?!比^總工杜利軍講道:“我要通過這個隧道證明一下自己,這樣個人才會有榮譽感和成就感?!比缃袼麆偟蕉⒅?,然而2014年,小伙子腿就疼得不行,檢查后診斷得了風濕,由長期濕熱環境所致。

              原項目經理姜棟說:“我不相信把它干不下去。我不信我們打不通這個隧道。付出了這么多,堅持了十年,我們絕不服輸!隧道貫通時,不見不散!”

              陳志強說:“個別人走了,但我不能走。做了逃兵,就輸掉了整個人生?!?/p>

              心中有信念,腳下有力量,再苦再難都不怕。

              2009年8月,施工掘進至燕子窩斷層。水壓極大,時常有水夾著細沙、鵝卵石平射噴涌而出。一次,噴出的泥漿把停在掌子面附近的一臺重達幾噸的挖掘機推出40多米遠。

              巨量涌水給施工帶來了很大困難和極大風險。156米的斷層,一局人與其纏斗了26個月,平均每天掘進不到20厘米。

              水寨斷層圍巖以凝灰巖為主。凝灰巖遇水極易軟化,隨水易流失,容易造成掌子面失穩、坍塌、突泥涌水等險情。2013年5月18日9時,水寨斷層剛剛支護好的拱頂突然噴出黑色泥漿,直徑10.8厘米、長20米,沉重的鉆桿,從鉆孔里被噴出去20米遠。支護拱頂的工字鋼被擰成麻花狀、“之”字形,有的直接斷掉,支護鋼架嘎嘎作響。

              但這并沒有嚇退一局人。他們遵循“巖變我變”的原則,創造了多種注漿堵水的方法,加固圍巖,步步為營,歷時18個月,安全通過這一斷層。

              在一井水斷層,從2016年9月份開始,建設者們鏖戰了8個多月,卻只前進了20米?!敖浱綔y,前方有一個富水構造,可能存在突泥涌水,巖層也不好。不敢再往前走了,風險太大?!倍^總工程師韓方瑾說,“我們采用迂回開挖方案。第一次并沒有成功,原因是迂回了一百多米后,發現巖層與掌子面一樣破碎不堪,只能終止前進。第二次,曲線開挖了360多米。

              不得已而為之。合計迂回開挖500多米,就為了繞開破碎孱弱的90米斷層。

              就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下,建設者們還是交上了一份亮麗的成績單。他們創造了國內單線鐵路隧道采用鉆爆法施工獨頭掘進最長新紀錄。在業主組織的每月安全、質量、進度、文明施工綜合大檢查活動中,一局基本處于大保段第一名,被譽為是一支敢于擔當、勇于挑戰的英雄團隊。項目部先后獲得云南省總工會“工人先鋒號”“大瑞鐵路建設先進單位”及全國“工人先鋒號”等榮譽。

            為人民筑路

              瑞麗市芒令村村民巖路說:“我們村里的300多村民,世代靠種地為生,一年下來人均收入不過2000元左右。我們盼著鐵路快點修通,到那時賣西瓜、賣菜就方便了,還可以做些別的生意?!?/p>

              2008年,開工那一年,每天都有當地百姓特意來到工地,或遠或近地看看火熱的施工現場,三三兩兩地議論,還瞅機會和工人聊幾句。一局的參建者們始終記得從老鄉的眼神中一眼就能看出來的對這條路的期盼。這也成為他們十多年來堅守的力量源泉。

              “大柱山堅守的同志,不是為了收入,這里成本壓力大,發不了多少錢;也不是等著升職,都是年輕人,十年內也少有人退休;是一種信念和精神支撐著他們。這種信念就是堅守,精神就是擔當。為人民筑路,央企義不容辭!”項目部新調任來的黨支部書記說。

              項目部同志紛紛表示,“在這個和平的年代,不需要我們拋頭顱灑熱血,但國家在發展,很多事情都要去做,崗位的不同,所擔負的職責也不同。當下我們就是竭盡所能,將這個隧道打通”“大柱山隧道寄托著云南保山人民的期望,只要隧道能早日貫通,再苦再累都不怕”。

              三工區物機部長吳浩的話很是直截了當:“這里生活安逸嗎?深山溝溝哪兒能比得上繁華的城市;能掙很多錢嗎?施工難度這么大工期延后這么長;為了秀麗風景?誰會在二三十歲的芳華在山里待上十年。都不是。為什么不走?我們走了誰還會來修這條路?”

              2011年3月28日,燕子窩平導涌水,十幾個人從中午12點拼到下午6點,硬是把支護鋼架頂了上去。但是才過半個小時,6點半,洞口再次告急,所有人放下剛剛端上的飯碗就奔向現場?!包h員領導干部沖在最前面,大家把總共3方多、每個1米多長的木板塞進支護鋼架上方的涌水口,人一層一層地站在臺車上向上遞木板,一直持續到第二天凌晨1點?!倍^經理程瑞回憶當時的情景說,“這次涌水點在剛支護好的隧道上方,如果堵不住,半年的心血將毀于一旦。平導掌子面因為突泥涌水已經停工1年半,再也經不起折騰了?!?/p>

              2011年7月的一個早晨,燕子窩正洞掌子面上斷面右側的拱角,突然裂開一個直徑大約60厘米的溶腔。不到十分鐘,隧道里就涌出了延伸約50米長、半米厚的泥漿。而且,裂口還在不斷擴大。韓方瑾當時正好在查看施工進展,現在想起這一場景,他說當時自己“腿有點發軟”。必須迅速堵住不斷撕裂的口子!他們不顧一切地趟著泥漿,往豁口上爬去。從早上8點到下午2點,他們帶領技術員和作業工人一同整整齊齊碼了10噸水泥和沙袋?!八腥说耐榷急凰酂隣€了,走路也走不了。但我們不能讓涌泥毀了我們的成果,那樣的話工期又要延后幾個月了?!?/p>

              這些英雄的健康,也不容樂觀。當地水質硬,起初項目用的水都是隧道滲出來的水。不久,就發現有人患上了膽結石。隨著時間推移,患病的人數越來越多,最后竟有80%的人患有結石。

              30歲出頭的二工區工程部長謝備戰,是一名入黨積極分子,患上膽結石后,擔心手術傷口影響工作,就用蘋果汁、橄欖油、檸檬汁和泄鹽排石,“喝橄欖油的感覺真不好,但還得喝?!?/p>

              老修理工謝建寧患膽結石后,排尿出現困難。

              出渣班班長回明華有天在出渣時,膽結石犯了,痛得在車上打滾,嚇得工友趕緊把他送往醫院。

              除了這些折磨,他們還多次與死神擦肩而過。

              至今都讓杜利軍感到后怕的是2010年11月的一天晚上,他正在掌子面的臺車上做測量放線標識。突然,“轟”的一聲,好像炮彈爆炸的聲響在耳邊響起?!澳且豢?,我下意識地從臺車上往下跳。等回過神來一看,一塊大石頭已經重重地砸在鋼拱架上,隧道頂部一股大約十厘米粗的水柱噴射而出?!?/p>

              技術員雷騰也遇到過類似駭人的境況。那是一天值夜班時,凌晨兩三點,他在臺車旁和工人一起立鋼拱架。只一眨眼間,便聽到“嘎吱吱”聲響,平??此拼执髣傆驳墓凹芎孟癖灰浑p看不見的大手往后推了一兩米。伴隨著后移,拱架也變形了。第一次碰到如此情景,雷騰腦子里一片空白。領工員這時大喝一聲“撤”,他才醒過神來。

            用血性堅守

              十二年前“建家”時,二工區駐地不經意間種下的一棵小樹苗,如今已長成盆口粗了。這群建設者也像這棵樹,在這兒生了“根”。

              2010年到2012年間,是項目最困難的時候。不少人走了,工程部只剩下劉昕華?!拔夜鈼U司令一個,既是副總工、工程部長,還是技術員。指揮部和各參建單位戲稱大瑞鐵路‘十大怪’,其中‘一怪’就是一局光桿司令劉昕華?!眲㈥咳A自嘲道,“我不甘心讓別人誤解我們10多年來,連一條隧道都打不通,無論如何得堅守到最后?!比缃?8歲的他謝頂了。十年前,他有一頭濃密的烏發?!敖洺R粋€星期熬兩三個通宵,當時身體還能扛得住。頭發掉也就這幾年的事。那會兒平導進入反坡段,施工越來越艱難,安全也不能絲毫馬虎,加上搞變更、做方案,心理壓力很大,整天焦慮、擔心,晚上躺到床上也睡不好?,F在壓力過去了,但頭發長不出來了?!?/p>

              三工區生產副經理趙振峰血壓高,他完全可以以此為由,請求調換到其他項目去,但他沒有。這種環境,對身體極為不利,在隧道里他經常覺得心里發慌。但關鍵時候他卻可以幾天不出隧道,吃飯都是送進去的,累得不行就在運料車上瞇一會兒?!扒靶┠晡腋改敢蛎簹庵卸?,母親過世、父親病重,岳母也有心臟病。小孩在工地時常生病,一打針就大哭,我心里特別難受。說工作是為了掙錢養家,但家里每一個人我都沒有照顧好?!彼⒕蔚卣f。

              韓方瑾是通過網絡找的媳婦。當初不愿嫁給工程人的女方,與他經過了一場長達五年的馬拉松式戀愛,才喜結良緣?!皠e人兩口子能一起吃飯、逛街、看電影,我們只能視頻聊天?!泵看温牭綈廴说挠脑?,韓方瑾都一陣心酸。

              三工區工程部部長高飛也是通過網絡找到的媳婦?!?010年通過網上聊天,認識了工地旁邊村子上的一個女孩?,F在2個兒子,大的8歲了,在村里上學?!?/p>

              軍人出身的魏峰,在11年里,在家只過了兩個春節。有一次,他母親拉著他的胳膊說:“啥把你留在那兒了?錢掙不了多少,整天見不著人,這日子還過不過了?”他只是回應母親:“單位的事您不要管了?!?/p>

              抱著孫子親一下臉蛋兒,這樣的情景只能在李春風腦海中多次幻想?!扒澳?,兒子結婚,我請了一個星期的假?,F在孫子都1歲多了,還沒見過。項目上大型臺車19臺、裝載機10臺、挖掘機5臺、空壓機9臺、接送車5輛,還有眾多的風機、水泵、罐車、卡車,每天都有修理的機具車輛,高峰期僅僅輪胎一個月就要更換400多條,平日里每月平均也要百十條,根本走不開?!北I降轿靼驳娘w機只要2個多小時,但他一直沒回去。

              十多年來,十幾個孩子在大山里出生,幾十個孩子以及員工父母來這里生活過。

              干一行愛一崗,不為繁華易匠心;為一誓守一山,不忘初心得始終。建設者用心血克服困難,用意志穿透堅石。當列車僅用7分鐘就通過大柱山時,那必將是他們青春芳華綻放最美麗的時刻。  伊菊軒